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建德名人

日出务农日落追星 建德桃农朱吉明把日子过成诗

来源:浙江24小时 时间:2018-09-02 作者:何晟 浏览量:

  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抬头仔细看一看头顶的繁星,是在多久以前?

  幼年时,楼房还没这么高,霓虹还没这么亮,汽车声还没这么嘈杂。伴着夏日的蝉鸣和温柔月光,从乡下老家院子里望出去,一闪一闪的星光映在每个孩童的眼里。当一名天文学家,也曾是许多人孩提时的梦想。等我们长大成人,城市的灯光掩盖了星光,生活的疲惫驱逐了兴趣,仰望星空探究苍穹,也成了一种奢望。

  然而一位地地道道的建德农民,却在“奔五”的年纪,被星空的浪漫和魅力“捕获”,日出务农,日落观星、拍星,成了一名“追星族”。

  第一次看清月面的环形山

  让他激动不已

  越野车艰难地爬上一段陡峭山路,浙江24小时、记者终于来到了朱吉明的家庭农场。

  朱吉明,今年49岁,建德大洋镇柳村人。以前在村里务过农,养过猪,养过奶牛。2014年,他承包了黄金山上的120余亩山地,种上了各种果树,樱桃、枇杷、李子……最多的是桃树,七千多株。每天下山太麻烦,山上几间简易钢棚屋成了夫妻两的家。虽然每天起早贪黑地照料果树很辛苦,但鸡自己养,菜自己种,生活倒也怡然自乐。

  山里的天黑得早,忙完一天的劳作,妻子在屋里看电视,朱吉明不爱追剧,坐在屋外看看漫天星斗,成为了辛劳之余的最大乐趣。“满天都是星星,刚开始听说城市里几乎看不见,我怎么也不信。”小时候对宇宙的好奇,又悄悄在心底发出了芽。“尤其是满月的时候,月亮那么大那么圆,就想着要是能看得更清楚些就好了。”

  知道他的想法后,儿子在网上帮他买了一台带经纬仪的星特朗牌天文望远镜。那是在2016年3月,朱吉明正式“入坑”了。

  第一次在目镜里看清月面的环形山,朱吉明激动不已,赶紧打电话叫朋友上山来分享喜悦。可是一个朋友看完,换另一个,镜子里却没有月亮的影子——望远镜的焦距长,视场小,而月亮一直在运行,几秒钟就偏离了镜头。

  朱吉明这才明白经纬仪的重要——在控制面板上输入所在地的经纬度,校准后物镜就能自动跟踪星体,不必频繁修正。可是全英文的使用说明书,对只读到初一的他来说不啻“天书”,打电话问卖家,也听得一头雾水。他又在QQ上搜索与天文有关的群,一个个加,逢人就请教。“记不清加过几个群了,请教了足有上百人。其实对文化程度好的人来说,人家已经教得够详细够明白了,可是没办法,我还是学不会,一个专门的名词就卡住了。” 朱吉明说。

  直到一个多月后,他在网上认识了北京一位姓宗的天文爱好者。宗先生对这位千里之外的同好格外耐心,不厌其烦地一遍遍传授器材使用方法,文字讲不明白,就拍视频传过来。终于,朱吉明学会了经纬仪的用法。

  探索之旅于他很是艰辛

  但星空之美足够震撼

  在师傅的指点下,朱吉明看到了木星、土星、火星……每一次新的探索,都带给他无比的震撼和欣喜。原来肉眼中一颗不起眼的小小亮点,竟是这么美丽的存在。浩瀚的星海似乎有着无穷的魅力,朱吉明遨游其中,乐此不疲。

  星星看得久了,一个念头开始在心里萌发:能不能像群里其他爱好者那样,把这些漂亮的星体拍下来?但是对连相机都从没摸过的他来说,需要专业器材和软件的星体摄影谈何容易。又是宗师傅,不仅免费寄送了一台电子目镜(CCD),还远程帮他在电脑上装好了拍摄软件。一番痛苦的学习后,朱吉明大致学会了拍摄手法,走上了拍星之路。

  他拍摄的木星和土星,让群友们惊叹不已。

  但这些照片的背后,其实是无数次的失败。

  “只要天气好,每天都去拍。”有时候明明繁星闪烁,但大气湍流不理想等因素会导致镜头里星体抖动得厉害。有时候为了出一张好照片,可能需要十几二十个小时的等待。大冬天的晚上,他也不顾山上的寒冷,整晚守候在设备旁边。

  白天干活已经够累,半夜还不睡觉拍星星,本就瘦削的朱吉明几乎脱了形,妻子胡大姐心疼之余,难免有火气。“那阵子我经常跟他吵,后来他带着我一起看,哪是银河,哪颗是北极星,哪颗又是牛郎星织女星……慢慢地我也理解他了。虽然这个不挣钱,但是山上呆得闷,有个兴趣也好,随他去吧。”胡大姐笑着说。

  拍过行星,拍过星野,拍过银河,朱吉明一次次被星空的神秘震撼,想要进一步探索奥秘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他想向深空进军,拍星系,拍星云。

  作为星空摄影的一个分支,与星野和行星摄影相比,深空摄影对器材和技术的要求更为苛刻。它不仅需要专门焦段的天文望远镜和专门为深空而生的冷冻CCD相机(用普通数码单反机拍摄效果会打折扣),还需要非常稳定的大型赤道仪来解决长时间曝光产生的星点位移问题。

  “宗师傅和几个朋友劝了我一个多月,不要进这个坑。他们知道我的文化水平,要学会深空的拍摄技术太难。但是我这个人脾气就是这样,认准的东西不肯放弃。看到别人拍的星云那么漂亮,我一定要试一试,难就慢慢学,总能学会的。”朱吉明说。

  绝佳的拍摄环境引来许多爱好者

  浪漫的“桃缘观星台”出生了

  真正开始深空拍摄,朱吉明才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力不从心。对极、校准、导星、确定曝光参数、照片后期处理……每一样都要从头学起。别人的照片很漂亮,但拍摄地不同,光环境也不同,照搬参数没有意义,只能靠自己一遍遍尝试摸索。

  光是赤道仪的平衡调整,朱吉明就不知吃了多少苦。星云距离地球都有上千光年,即使在望远镜里也只是影影绰绰的一团,只有多次长时曝光再叠加,才有可能得到一张理想的照片。赤道仪稍不水平,拍出来的星体就会失圆、拉线。有时候一整夜拍下来,出来的却是废片。各种困难层出不穷,好几次他都想把赤道仪从山上扔下去算了。但是等天又黑了,气也消了,满天的星星又在诱惑着他,朱吉明就这样坚持了下来。

  终于,他拍到了猎户座的马头星云和M42星云,麒麟座的玫瑰星云、巨蛇座的老鹰星云、大犬座的海鸥星云、天鹅座的北美星云……每次有新的作品出炉,他所在的天文爱好者群里都是一片惊叹。除了对照片的赞誉,还有对拍摄环境的好奇——“别人很奇怪,自己拍星云,总是逃不掉光污染,曝光一两分钟就发白了,我怎么能单张能曝15分钟?我说在我们山里就是这样的。”

  于是,有人开始打听朱吉明拍星的地址。随后,温州、义乌、上海、广东、上海、天津、北京……不断有观星爱好者慕名而来,朱吉明所在的这座黄金山成了一处星空拍摄的胜地。

  就在8月初,几个朋友共同出资搭建的观星台完工了。

  因为自己是种桃子的,朱吉明取名“桃缘观星台”。

  虽然仅仅是一座30平米的简易水泥房,但有一个可以电动平移的屋顶,里面架设了6台各种规格的折射和反射望远镜,既能观星,也能拍星。这的是非常浪漫了。

  “不管人离得多远,只要我把屋顶打开,他们都可以远程控制进行拍摄。”朱吉明开心地说,有两个朋友已经通过远程控制出片子了,“他们都配了冷冻CCD,拍到的星云轮廓很锐利,细节很丰富,比我用数码相机拍的强多了。”已经有不少星友打听还有没有机位,催着他上二期。

  朱吉明说,等果园没那么忙了,自己也要学会冷冻CCD的使用,让作品更上一层楼。他还希望能改善农场的接待能力,为更多星友和游客提供便利。浩渺宇宙中,还有数不清的星星等着他去探索,这条追星之路,他还会继续走下去。

  苏州星友温先生通过远程在“桃缘观星台”拍到的星云


分享到:
客服QQ
83905029
9:00-20:00
官方微信

© 2015-2020 J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建德新安江 客服(QQ):83905029 EMAIL:hr@jdrc.net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 建德人才网

用微信扫一扫